来源:环球老虎财经app

  人保资产作为我国为数不多的保险系基金公司之一,虽背靠人保集团这棵“大树”,但发展却相对滞后,其规模自经历过2018年底的“高光”时刻便开始大幅缩水,今年更是因多个产品“踩雷”债券违约而出现清盘、基金经理人先后离职情况。此时申请设立公募基金公司,加之管理经验丰富的高管团队,人保资产能否逆转其公募退化趋势或还需时间验证。

  10月22日,证监会官网显示,中国人保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提交《公募基金管理公司设立资格审批》材料,证监会已接收。这也意味着,此前一直以事业部形式开展公募基金业务的人保资产,将放弃事业部转而寻求设立独立的基金管理公司,而这背后同人保资产低迷的现状逃脱不了干系。

  作为保险系资管公司,人保资产于2017年便取得公募业务资格,然而在公募行业牛气冲天背景下,人保资产旗下的公募业务却呈日渐退化趋势。自2017年8月发行公募产品以来,人保资产仅在2018年四季度达到428.90亿元管理规模“高峰”,在短暂的“鼎盛期”过后,公司规模开始持续大幅缩水。

  截至今年二季度末,这一数字已骤降至125亿元,较“高峰”期下降70.86%。虽然采取事业部的形式,可以在起步阶段借助公司的良好资源,但无法通过自身能力提升管理规模。今年人保资产旗下债券基金接连“踩雷”债券违约导致净值大跌,旗下债券基金遭遇大额赎回。虽然人保资产高管实力雄厚,但多位基金经理的陆续离职也让人保资产迷失方向,而转而设立独立的基金公司,或是其“风雨飘摇”之际的一大战略补救,但想要借此就挽回颓势,也并非那么容易。

  公募业务大幅缩水

  资料显示,中国人保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7月16日,是由中国人民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起设立的境内第一家保险资产管理公司。

  事实上,人保资产于2017年便取得公募业务资格,是继泰康资产后第二家设立公募基金事业部经营公募基金业务的保险资管。值得注意的是,这种事业部制起步阶段可借助公司良好资源,在机构准入、授信等方面有良好起步,也可解决公司股权激励难题,但后期容易产生自成体系、各自为战等问题,使得公司联合风控成本和沟通成本较高。

  而此时申请设立公募基金,背后不乏看出人保资产想转型做大做强的野心。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公募行业牛气冲天,人保资产旗下的公募业务却呈日渐退化趋势。

  资料显示,依靠共和国保险业“长子”中国人保保险股东背景,人保资产发展初期也曾顺风顺水。在2017年连续发行多只基金后,人保资产依靠货币基金规模激增,2018年四季度时人保资产旗下基金数量14只,规模也增至最高的428.90亿元。

  随后2019年末,人保资产旗下债券基金数量由前一年的7只增至14只,债券基金份额也由2018年末的50亿份增至2019年末的80亿份以上。

  然而好景不长,进入2020年人保资产旗下债券基金接连“踩雷”债券违约导致净值大跌,旗下债券基金遭遇大额赎回,公司规模开始持续大幅缩水。

  截至今年二季度末,人保资产旗下债券基金数量依然多达14只,但份额已缩水至20.70亿份,仅为2019年年末的25%。而规模也骤降至125亿元,在7家保险系公募中规模垫底,为连续第四个季度下降,非货基规模更是仅剩不到30亿元。此外公司行业排位再次掉队,从去年二季度末的69/135倒退至92/141。

  另值得一提的是,人保资产今年规模急剧缩水的背后不乏业绩的全线“黑屏”。以人保资产主打的固收产品为例,其中,人保鑫盛净值增长率位居同类产品倒数第一。据天天基金网数据,截至2020年10月23日,人保鑫盛纯债A、人保鑫盛纯债C年内净值涨幅分别为-9.02%和-9.24%,行业排名1930/1933和1931/1933。

  无独有偶,因“踩雷”债券违约事件,人保添益6个月定开债基业绩垫底,也在成立刚7个月左右(今年3月6日)不得已按下了“暂停键”。Wind数据显示,截至3月6日,该基金A/C份额,今年以来的收益率分别为-10.66%和-10.72%,大幅跑输同期债券型基金1.92%的平均收益。

  此外同期,业绩垫底的债基还包括人保鑫泽纯债A、人保鑫泽纯债C、人保鑫享短债A、人保纯债一年定开A、人保利璟纯债C、人保鑫享短债C、人保利璟纯债A、人保纯债一年定开C、人保福睿18个月定开、人保福泽纯债一年定开、人保中高等级信用债A、人保中高等级信用债C,这12只债基今年来的净值增长率分别介于-1.39%和0.74%之间。

  “踩雷”债券违约,多位基金经理相继离职

  资料显示,今年以来人保资产旗下基金集体踩雷“方正债”,包括人保添益6个月定开债、人保鑫泽纯债、人保鑫利回报债、人保鑫盛纯债、人保纯债一年定开、人保鑫裕增强债、人保双利优选、人保福睿18个月定开、人保福泽纯债一年定开等在内的9只基金集体“中招”。合计债权规模超过9000万元。

  今年以来,人保添益6个月定开债基完成清算,人保添利9个月定期开放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和人保鑫享短债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也已暂停运作;人保福睿18个月定开债基于10月17日发布可能触发基金合同终止情形的提示性公告。其中人保添益6个月定开债、人保添利9个月定开债均在第一个封闭期到期后决定暂停运作。

  受此影响,年内人保资产已清盘或计划清盘基金数量多达3只,而公募基金管理人经营管理主要负责人王颢也为此遭董事会罢免“下课”,随后人保资产基金经理密集离职,年内已有张玮、梁婷、李道滢、魏瑄、刘笑明等5位基金经理离职,这些离职经理不乏曾管理过已清盘或拟清盘的基金。

  其中,梁婷于2017年11月加入人保资产公募基金事业部,任固定收益投资总监。梁婷从业以来,管理基金数量曾多达17只。

  同样,魏瑄于2010年6月加入人保资产,曾任研究员、高级研究员。2017年4月,任职于人保资产公募基金事业部。在今年5月离职前,魏瑄在管基金分别包括人保添利9个月定开、人保添益6个月定开、人保鑫泽纯债、人保利璟纯债、人保鑫享短债等5只基金。

  而今年6月4日出走的李道滢则为公司权益投资的主力操盘手。公司资料显示,其于2017年12日加入人保资产,先后管理的偏股型基金分别包括人保双利优选、人保研究精选、人保转型新动力、人保优势产业、人保行业轮动。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人保资产旗下仅有9位基金经理在职管理着旗下23只基金,而在任基金经理中,仅两位基金经理任职年限超2年,其余7位任职年限均在2年以下,其中4位任职年限不足1年。

  由此可见,虽背靠人保集团这棵“大树”,但经历过一轮“滑铁卢”,人保资产自身管理和投资能力或仍待提升。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陈志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