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国寿安保刘志军:聚焦创新医药 寻找“长坡厚雪高槛”企业 来源:上海证券报

  拥有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医学学士和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金融学硕士的复合背景,2012年刘志军进入华夏基金做医药行业研究员。来到国寿安保基金后,刘志军管理的基金也是医药类基金。“医药+金融”成为刘志军身上最显著的标签。

  刘志军对创新医药领域的研究颇深。就全市场而言,目前以创新医药为名的可投H股的股票型基金只有一只。刘志军认为,中国创新医药产业处于起步阶段,在医疗市场尚未实现医药分离的背景下,集中配置数只龙头股票,可更好地享受医药创新红利。刘志军表示,参考科技产品生命周期的研究思路,医药创新领域仍是典型的“长坡厚雪高槛”行业,可重点寻找创新药(含疫苗)、创新器械、细胞和基因治疗及CXO领域的投资机会。

从实业角度看问题

  谈及投资框架,刘志军强调要从实业角度看问题,具体而言是三个角度:一是产业角度,在选股过程中占50%以上的比重。主要筛选出“长坡厚雪高槛”的产品领域,企业价值或产品价格至少在几年内不会被严重削弱。二是公司角度,侧重考查领头人的战略管理能力和企业的激励体系。“领头人的战略管理能力是一道隐形的坎,此外人才的聚集程度和企业员工的稳定性也很重要。”三是市场角度,侧重分析市场不同时期的结构特点。在投资过程中,要做到灵活操作,稳健投资,为基金持有人带来可持续的收益。

  在刘志军看来,医药行业仍属于成长股范畴,而非价值股集中的领域。高成长必然伴随高估值,对医药行业的较高估值要有一定的容忍度。值得注意的是,医药板块估值也正在出现分化,不能按照纯粹的PEG方法来看待,尤其在创新医药领域,需要站在3到5年的高度,寻找优质公司的确定性收益。

  刘志军提到,在不过分透支未来收益的情况下,优质公司有较高买入价值,且不同细分领域应采取不同的投资逻辑和估值方法。创新药重点关注公司战略管理能力和人才聚集能力,随时跟踪药品研发进程和储备情况,CXO(创新药产业链)重点关注公司战略卡位和人才激励机制,创新器械则应更关注技术、渠道和平台能力。创新药前期研发投入巨大耗时更长,主要采取DCF估值方法;CXO(创新药产业链)正处于药品研发专业化分工加速转移的阶段,成长性较高,主要采取PE估值方法;创新器械更多是微创新,采取PE和DCF结合的估值方法。

  在刘志军看来,对于不同公司的估值测算,本质是理解公司持续发展背后的驱动力,用合适的价格买入优质的公司。

 关注医药行业后续机会

  刘志军表示,现阶段大药企公司优势明显,资源集聚效应强大。未来10到20年,如果医药产业是黄金赛道,创新医药就是白金赛道,这已成为行业共识。

  但他也表示,早年间中国医药市场环境竞争相对缓和,企业如能更早拿到药品批文,快速完成招标活动,就能发展得不错,整个企业管理处于相对简单粗放的阶段。但是,对比跨国药企,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下,企业精细化管理是推动公司发展最重要的一环。随着医改的深入推进,药品竞争势必加大,管理能力会成为企业做大做强的关键因素,医药行业有望迎来更多结构性投资机会。

  刘志军表示,就个人而言,并不愿意随大流找一些公司,更喜欢以静制动寻找市场关注度不高的优质公司,以更快速度作出提前判断,从而获得更好的投资机会。在信息非常充分的环境里,要有快速判断和快速学习的能力,大脑随时保持新鲜度,及时发现阶段性隐藏的投资机会。同时,拥有复合学习背景的他,除了关注药品产品力,还更加关注领头人和公司的管理能力。

  在刘志军看来,今年以来受疫情等因素影响,创新药龙头股涨幅较少,而创新器械类公司估值普遍较高,应关注未被市场充分认知的公司。未来一段时间,医药板块应该机会大于风险,要及时建仓,并以高仓位运行。但在投资过程中,需时刻对系统性风险保持警惕,如通胀预期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