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鹏“奔私”后又申请成立自己的公募基金公司,这一举动让个人系公募基金公司再次成为热门话题。不过,大佬单枪匹马创业,真的那么容易吗?

  业内人士认为,100亿元对公募基金公司是一道生死线,低于这个规模极可能入不敷出。数据显示,近一半个人系公募基金公司规模仍未达到“百亿生死线”,多只基金面临清盘危机。

  多只基金面临清盘危机

  天相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目前个人系公募基金公司中发展较好的泓德基金,以857.09亿元管理规模居首,鹏扬基金管理规模也达到567.16亿元。此外,2018年获批的睿远基金,凭借陈光明、傅鹏博的光环迅速崛起,不到两年时间实现了规模翻五倍,轻松跨越“百亿生死线”。

  不过,类似“神话”并不常见,公私募大佬成立个人系公募基金公司,能迅速达到百亿量级的并不多,大量新成立的个人系公司还在生死线下挣扎。

  天相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近六成个人系公募基金公司管理规模低于100亿元。其中,五家基金公司规模仍小于20亿元,规模最小的两家还不到3亿元,甚至不及一只普通新发基金的规模。还有的个人系公募今年以来基金份额持续下降,相比于一季度末缩水三分之一。

  华南地区某个人系公募基金公司,成立一年多才发行新基金,旗下的混合基金产品(A、C份额合并计算)规模仅为4800万元。多家个人系公募基金公司旗下产品净值低于清盘线5000万元,均面临清盘危机。

  小规模个人系公募生存压力巨大

  平安证券基金研究执行总经理贾志认为, 个人系公募基金公司的发展受制于有限的资本金,没有更多试错时间,需要尽快实现盈亏平衡,减轻压力。

  相比于券商系、银行系等公募基金公司,上海证券基金评价研究中心总经理刘亦千认为,从人力成本上来看,个人系小公募公司的管理人员薪酬支出无法依赖大股东,更别提在资金、客户资源、销售渠道上的差距。

  刘亦千进一步称,不只是这些个人系公募,所有小规模公募基金公司都会存在同样困境,最核心问题就是入不敷出。小公司市场号召力弱,生存压力巨大,如果公司管理规模仅为两亿元,按照1.2%计算管理费,一年的佣金才240万元,这尚不够支付一名明星基金经理的薪资,对于整个公司的支出而言更是杯水车薪。

  面临这些困境,个人系公募基金公司何去何从?

  上述华南地区某个人系公募基金人士回应称,个人系公募基金公司发展差异的关键点,或许在于个人股东们的背景。资管新规出台后,资产管理业务回归本源,个人系股东们如果没有投研资源,公司发展有一定难度。

  刘亦千认为,个人系公募基金公司只有在某方面具有强大号召力或突出特色,才能与现有的市场机构竞争。这些个人系公募基金公司,除非市场号召力、团队个人品牌非常强,渠道认可度高,或者有充足的资源支持,否则生存压力都比较大。不过,生存压力并不一定代表有生存风险,如果股东资源丰富,资金足以支持其在早期的拓展。

  贾志认为,个人系公募基金公司的优势在于主创人员行业经验丰富,可以借助自身专业优势,提供差异化、高质量的服务,获得持有人的认可。此外,可以依靠公司灵活的机制,闯出一条新路。

  “最重要的是,团队要具备非常强的投资能力。”刘亦千表示,“只有给投资者带来良好的回报和价值,个人系公募基金公司才能真正取得成功。”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 基金业大佬创业神话另一面:管理规模大幅缩水 在“生死线”下挣扎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