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期优选基金排名垫底折射公司困境 爆款时代东方基金或无人擎旗

  来源: 红刊财经

  记者 | 曹井雪

  权益爆款时代基金公司马太效应显现,中小基金公司发展举步维艰;老牌基金公司东方基金不仅年内无一只爆款出炉,同时旗下周期优选基金排名暂时垫底。

  牛市中公募基金的业绩分化也愈发明显:截至11月5日收盘,暂时排名权益类榜首的广发高端制造的净值增长率达到122.56%。但在权益类排行榜的末端,东方周期优选的排名暂时垫底,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只有-11.28%。

  而周期优选表现欠佳只是东方基金旗下权益产品遭遇尴尬的一个缩影。根据最新披露的基金三季报,东方基金的最新整体规模达到了474.05亿元,较二季度还增加了105.73亿元;但是主动权益类产品却似乎对规模贡献有限,其较二季度末仅增长约25.54亿元,其中爆款产品更是踪迹难寻。

  资料显示,作为一家老牌的公募,东方基金成立迄今已经超过16年。归根结底,人才的匮乏或许是这家老牌公募权益产品难放光彩的主因。在公司旗下15位基金经理中,迄今任职回报率能够实现翻番的也仅有蒋茜和许文波两人。此外,《红周刊》记者还注意到,基金经理许文波、杨贵宾、车日楠等人同时管理权益和固收两类产品,从一个侧面显现出公司人才的捉襟见肘。

  东方周期优选年内迄今“垫底”

  产品择时、持仓方面问题暴露

  年终近在咫尺,在农银和广发激烈角逐年度状元的同时,东方周期优选和汇安资产轮动的业绩却一直在排行榜末端徘徊。

  截至11月5日收盘,今年以来东方周期优选的净值增长率只有-1.71%,暂时排在主动权益类产品业绩排行榜的末端。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格上理财首席策略师张婷表示:“产品业绩不佳主要因择时发生较大失误、持仓板块表现较弱和基金遭遇巨额赎回等因素所致。”

  从基金的股票仓位看,该基金一季度末的股票仓位仅59%,二季度末仓位骤降至7%,三季度末仓位升至92%。再从净值走势来看,7月10日之前,产品的净值波动较小。但从7月10日之后,该基金的净值开启了大跌模式,或许彼时成为基金股票仓位的分水岭,基金的仓位开始一路走高。但这一阶段恰好二级市场遭遇调整,基金的净值亦回撤明显,这也是该基金迄今年内业绩不好的主要原因。

  其次,该基金各季度末的持仓板块也存在明显问题。分季度来看,金融、地产也是该基金一季度主要的重仓方向,彼时这两大板块表现欠佳;第二季度,该基金主要实行了科创板打新策略,在前十大重仓股中,记者发现有9只都是科创板新上市的股票,但是打新收益的不稳定性同样也没能有效提振基金组合的业绩。

  在尝试了一季效果欠佳后,第三季度,该基金似乎又放弃了打新策略,基金经理薛子徵在季报中表示:“本基金加大了顺周期低估值板块如金融、地产、航空等板块的配置比例。”根据三季报,东方周期优选彼时将重仓股全部押注到金融、地产和航空板块,例如保利地产宁波银行中信证券是它的前十大重仓股,虽然出现了反弹,但是没能形成较强的上涨趋势,对基金净值利好有限。

  此外,从基金规模变化来看,三季度产品遭遇了巨额赎回。由于今年该基金业绩长期排名靠后,产品三季度的规模缩水了大约9成,势必对基金经理的投资行为造成强烈干扰。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该基金的规模仅剩大约100.48万元。

  《红周刊》记者也注意到,三季报中该基金也对此进行了规模预警说明:受基金份额持有人赎回等影响,存在基金资产净值连续二十个工作日低于五千万的情况。此外,三季度该基金实现的利润为-65.48万元。

  而东方周期优选还并非个例,由张玉坤管理的东方支柱产业的情况也类似:其在一季度重仓金融、地产后,二季度采取了打新策略,三季度又转向了顺周期领域,同样遭遇了巨额赎回,季度末的规模也只有0.17亿元。

  逾1/4主动权益类产品面临清盘危机

  部分权益类基金“增利不增量”

  东方周期精选仅仅是一个缩影,《红周刊》记者发现,公司旗下规模迷你的产品不在少数。根据Wind数据统计,公司旗下48只产品中,有13只产品三季度末的规模都不足2亿元,其中,主动权益类基金的数量就占了12只。而公司旗下规模不足5000万的基金则有8只,全都隶属于主动权益类之列,占权益类产品总量超过1/4。

  《红周刊》记者统计发现,这些基金大都成立在2016年至2019年间,彼时基金发行不算火热,在成立之初规模都不算大,例如东方区域发展的募集金额仅2.51亿元。而且,在运行过程中,它们的业绩表现也不突出,其中东方区域发展和东方支柱产业在成立以来的净值增长率停留在负数。

  值得注意的是,成立于2018年3月、由杨凯管理的东方人工智能主题基金成立以来的业绩回报已经达到了45.03%,但其在今年三季度末的规模也只有0.36亿元。而“生不逢时”大概是该基金规模走向迷你的最好注解,该基金恰好成立于2018年熊市开始后,随后受到市场系统性风险影响,产品的业绩也是一落千丈,全年的业绩也仅为-17.25%;受其影响,原本募集规模只有2.75亿元的人工智能主题遭到大幅赎回,2018年末的规模只有1.5亿元。

  但是进入2019年后,该基金的业绩开始走强,在2019年和2020年以来分别实现了39.3%和25.82%的净值增长率,但是同期均未能跻身排行榜的前列,因此产品的规模也一直没有起色。

  除了东方人工智能外,《红周刊》记者还发现,在东方旗下业绩表现好的主动权益类产品中,规模增长不明显属于普遍现象:例如蒋茜管理的东方创新科技混合,截至11月5日收盘,该基金今年以来已经实现了88.37%的收益率,是公司所有主动权益类基金中年内表现最出色的1只。但截至三季度末,其规模却只有6.5亿元,较二季度末仅增加4.31亿元;无独有偶,基金经理王然管理的东方策略增长年内也实现了52.76%的净值成长率,当季产品的规模还缩水了290万元。

  对此,《红周刊》记者了解到,当前投资者更加关注基金经理长期业绩情况以及所管产品的持续增长能力。从任职时间看,蒋茜的任职时间只有3年多,缺乏更长期限的业绩考验。而王然的任职时间虽然已经5年有余,但是她在任职期间所管产品的最佳回报仅为70.37%而已。

  从新发基金的角度,《红周刊》记者发现,在权益新品发行方面,东方基金的表现也并不积极,今年以来,公司仅仅新成立了东方中国红利1只新品,募集规模也只有2.76亿元。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公司今年新成立的偏债型产品的数量已经有6只,而且它们的募集规模最高已经达到34.23亿元。从公司长期发展路径上看,这也是其素来重债轻股传统的一种体现。

  权益团队人才匮乏

  明星基金经理纷纷流失成为公司致命伤

  此外,东方基金缺乏号召力可能与基金经理的知名度欠缺有关。其中,东方中国红利由许文波一人担任基金经理,同时他还是公司的权益投资总监。天天基金网显示,他还同时担任公司的总经理助理、量化投资部总经理和固定收益研究部总经理、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等职务。

  根据Wind数据统计,他在管的基金数量多达6只,规模合计58.26亿元,其中包括权益类和债券型产品。虽然身兼数职,但是从业绩表现来看,其并不算突出,尤其是在管的权益类产品更是乏善可陈。他在2019年以来管理的东方龙是表现最出色的产品,但是同期在1805只同类基金中也只排在了第549位。

  而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公司权益类团队人才缺乏的现状。从资历来看,许文波是公司目前资历最深的基金经理,已经有接近8年的基金管理经验,而公司其他9位权益类基金经理的平均任职年限还不足两年。

  与基金经理普遍资历不深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公司旗下却不乏老牌基金,其中成立时间最早的东方龙运行时间已经将近16年;而东方精选成立以来也有14年的时间;此外,东方策略成长、稳健回报和核心动力的成立时间也有10年之久。而最早管理它们的基金经理也是星光熠熠,其中东方龙的第一任基金经理是公募大佬陈光明,这也是他在公募界的第1只作品,而东方精选的基金经理曾由明星基金经理付勇担任,他的任职回报也高达212.85%。

  此外,庞飒、于鑫、呼振翼等基金经理也在公募圈颇具名气。但是截至2014年,公司此前的明星基金经理已经悉数离职。在经历明星断档后,不论是东方龙还是东方优选,业绩和规模都出现了下滑的情况,前者三季度末的规模为4亿元,后者的规模为15.01亿元,当前这两只基金全都押注在许文波一人身上。

周期优选基金排名垫底折射公司困境 爆款时代东方基金或无人擎旗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 周期优选基金排名垫底折射公司困境 爆款时代东方基金或无人擎旗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陈志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