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唯成长而疯狂 因相信而努力——访集元资产总经理任泽松 来源:上海证券报

唯成长而疯狂 因相信而努力——访集元资产总经理任泽松

  任泽松29岁即问鼎公募基金年度冠军,在随后的市场调整中遭遇挫败,但他并没有被打垮,转战私募基金集元资产,奋力潜行两年后,归来仍然少年。

  对于成长股投资来说,大多数人都看到了辉煌的前景,而忽略了复杂的过程。对于绩优投资人来说,能够聚焦长期高收益,淡化其间的波动。公募时期的任泽松,管理规模最高时超过300亿元,但市场更多关注了其业绩的波动性,却忽略了拉长时间来看,超过5年的高达23.4%的年化复合收益率。

  历经市场起伏,任泽松依然坚信,高成长才是最大的价值,跟随能创造社会价值的优秀公司一起成长,投资业绩自然会随之而来。

  近日,集元资产总经理、投资总监任泽松向上海证券报记者讲述了他过去几年来的投资感悟。

  记者:集元资产当前的发展情况如何?

  任泽松:离开中邮基金之后,2018年底我接手了这家公司。选择自己创业,主要还是想做一些长期的事情,选择和自身投资理念和策略相符合的资金,投资于真正能够创造社会价值的优秀公司,给投资者创造长期持续的收益。目前公司产品都是以直销客户为主,需要投资者有较高的风险承受能力。

  未来,针对机构客户或者渠道客户,我们会适当控制持仓集中度及运用衍生品工具,来降低波动。希望尽量把我们的选股能力体现出来,同时又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回撤。

  记者:同做公募时相比,当前你的投资策略有哪些变化?

  任泽松:我们的初心与做公募时一致,最核心的投资策略是基于企业成长的价值投资,分享企业为社会创造价值并随之带来公司收入、利润和市值增长的过程,挣行业、公司成长的钱。我们投资的特点很突出,长期持有,持续跟踪,不做择时。基本上不参与博弈和主题投资,也很少做短期的择时操作。

  在我们看来,投资的核心是价值观。投资行业本身不直接创造价值,投资于能够长期创造社会价值的公司、实现多方共赢是我们追求的目标。

  我们整体持股周期都比较长,是以年度为周期去选择公司,看3年、5年乃至更长时间,当然潜在上涨空间也要有3、5倍。很多核心持仓从接手集元后一直持有到现在,换手率也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和在做公募期间是一样的。

  记者:经历了过往的起起伏伏,你有哪些感悟?

  任泽松:我认为,从业以来最宝贵的财富反而是做公募期间经历的一些挫折。当时产品业绩起来很快,成长速度和管理规模增长得太快了,而自身的投资阅历不够,以至于当初在选择标的时没有足够审慎,对公司和行业的理解也不够深。我现在的投资理念和价值观跟那时候是一致的,但吃过亏之后,我们对标的的认知已经非常深刻,对标的的判断也会更加多维和全面。

  记者:你如何看待当前的市场?

  任泽松:我认为,权益市场的配置是未来的大方向。科技和医药这两个赛道大家都非常看好,我们也一直专注于这两个赛道。目前市场上不缺资金,缺的是好资产。

  目前,国产替代进口已成趋势,这对于拥有自主研发能力的科技型企业是非常好的机会。

  记者:当前你主要看好哪些细分领域?

  任泽松:一是科技行业的上游材料领域。在半导体、消费电子、新能源车等行业,很多高端材料之前都被外国企业所垄断,最近几年我国在很多高端材料领域开始实现突破。由于技术壁垒非常高,高端材料领域的利润率也非常高,且持续时间会特别长。我们当前配置最多的就是这个方向。二是医药领域,主要看好CRO(医药研发合同外包服务公司)的投资机会。做创新药存在失败的概率,而CRO公司相当于是在创新药这个淘金赛道里卖铲子的公司,增长非常确定,面临的风险却很小。我们这两年重点投资CRO公司,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记者:在投资科技成长股方面,你有哪些心得?

  任泽松:投资科技成长股,核心是研究动态估值,而不是看当下的报表和静态估值。由于大家对未来的盈利预期差异很大,这就需要做很多自下而上的调研工作,要对行业有深刻了解。

  科技成长股通常波动很大,其实收益和风险并存,风控不是完全消除风险,而是在合适的风险水平下赚取最优的回报。我们会控制集中度,在行业和个股上都做到适度分散。我们也会投优质消费股,包括港股也会配。我们还会考虑组合和组合之间的相关性,进而平抑波动。

  我们还建立了严格的风控措施,做到事前、事中、事后全程监督。风控部门拥有10%亏损强行平仓权,产品池中所配置的新选股票无论什么原因,如跌破买入价10%将被强行平仓。上述严格的风控制度让投资经理在构建投资组合时更加谨慎,并控制风险。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 唯成长而疯狂 因相信而努力——访集元资产总经理任泽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