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舶来品”的量化投资,近十年来在A股市场逐渐生根、发展发展壮大。越来越多的量化基金经理扎根其中,但真正能持续通过量化策略获取超额收益的基金经理是凤毛麟角,景顺长城副总经理黎海威正是其中优秀的代表。

  黎海威的投资履历拥有一系列光环,他“系出名门”——曾任职于“量化投资鼻祖”巴克莱,“经验丰富”——是少见拥有17年A股+H股的实战经验的基金经理,更“业绩强悍”,所管理增强指数基金持续拥有超额收益,以他管理的景顺长城沪深300增强为例,基金季报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基金成立以来的净值增长率达200.57%,远超同期基准109.85%的收益率。凭借优秀中长期业绩,黎海威获得第七届中国基金业英华奖“五年期指数增强最佳基金经理”称号。

  在黎海威看来,量化投资的本质依然是基金经理的思想,体现的是投研实力,他始终坚持基本面量化投资。近两年,他反复思考在市场极致的结构性行情下如何提升量化投资者的体验,他寻找到“重构Beta”的方案,力图把“所谓的坏Beta变成好Beta”,精选中长期维度具备较强投资机遇的赛道进行积极布局,争取让持有人获得更稳健收益。

  来自于“量化投资鼻祖”公司

  全球第一只被动量化基金,以及第一只主动量化基金,都诞生于巴克莱国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BGI),这个公司市场称为“量化投资鼻祖”,2004进入BGI的黎海威在这家机构任职多年。

  在巴克莱,黎海威学习了世界先进的量化投资技术,并积淀了丰富的一线实战投资经验。他2004年就开启亚太和新兴市场的研究,更早在2007就开始A股市场投资之路,他的职业生涯没离开过A股和H股,经历了A股量化模型从最初研究、搭建调试到运行成熟的全过程。

  自2012年加盟景顺长城基金以来,黎海威更进一步践行在A股市场的基本面量化投资,因此他在业界有“深谙A股的海归量化高手”之称。

  “量化相比人脑,有一个很大的优势是信息数据处理能力,因此量化投资优势是在于宽度,覆盖面足够广,通过投资宽度来提升投资效果,而劣势是缺少主动投研对一个公司的深度理解。”黎海威坚持基本面量化投资,很强调“基本面”的重要性。

  黎海威进一步表示,和主动管理基本面投资逻辑一样,投资核心是选择优质公司,基本面量化投资也看公司如何产生盈利、营收销售多少、各种成本多少、存货管理如何、财务杠杆运用情况、利润和现金流如何匹配等,根据这些构建量化模型,并借助各种技术手段和多种维度的数据预测企业未来营收和盈利,争取领先市场。此外,影响股价的因素不仅仅是基本面的因素,还需要结合宏观数据、估值水平、风险偏好等因素。量化模型着眼点大同小异,但是区别在于个股定价细节的考虑和调整。

  黎海威直言,任何一种主动型的策略都非常难保持每年、每个季度、每个月都持续击败其对应的基准。量化投资的天生的优势在于风险控制严格,同时持仓和策略分散,希望能在整个周期波动中产生超额收益。

  “中国股票市场周期相对短一些,往往3至5年,我们争取在周期各个阶段都有一个或者几种类型策略能够产生超额收益,这样有机组合在一起效果更为稳定。”黎海威介绍。

  量化策略考验持续、稳健投研能力

  “目前市场日新月异、各种类型数据层出不穷,投资者结构也从散户为主逐渐往机构化发展,外资机构更广泛参与A股,因此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基本面量化投资也需要与时俱进。”黎海威表示,他在模型上也会进行一定的调整和演变。

  业绩也说明了这一趋势,在目前复杂的市场环境下,量化策略基金近两年表现不如前些年那么惊艳。黎海威表示,量化投资也随着周期变化而变化,有时是量化大年,而有时是量化小年,比如在某些风格或者某些极端环境里,会表现稍微平淡一些。

  “2014年至2017年是量化基金发展的大周期,但自2018年以来这两年整体表现较前面3至5年平淡不少,这并非是因为市场竞争者更多了,量化投资的容量不足,而是跟近两年宏观波动较大、黑天鹅事件冲击等有关。”黎海威解释,在不确定性高的市场环境下,很多主动型基金经理愿意为“确定性”付出更高溢价,直接带来了细分行业龙头和确定性成长投资风格为主导的市场格局。他直言,其实海外市场也常常出现类似情况,一旦行业结构出现大的突破,量化策略表现都是相对平淡。

  黎海威进一步介绍,量化相对于主动管理的优势还是来自宽度。在相对分散一些的行业中,会体现出比较好的优势。但是自2017年四季度开始,A股市场结构性行情逐渐加强,市场更愿意为细分行业龙头股付出更高溢价,导致持股进一步集中。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今年的一二季度,尤其四五月到了极端的地步。而近几个月整个市场风格开始逐渐轮动,投资宽度开始逐渐改善,量化基金整体投资业绩也得到相应改善,而这一趋势可能会延续。

  黎海威强调,无论是主动管理还是基本面量化,Alpha都是来自稳定而持续的投研能力。“就像手机供应商,如果产品做不好,市场份额肯定会慢慢下去。有稳定持续的Alpha输出能力,再找到一个好的Beta,就能做到让人满意的绝对收益。”

  重构β看准七大行业

  投资,是在市场上寻找到阿尔法,而黎海威直言自己目前更多思考的是β。

  让黎海威做出思考的是“持有人赚到收益不如基金产品收益率高”的行业痼疾。“我当年离开美国之时有一些养老金在IRA退休账户,因为IRA的钱受制于税收递延政策,相当于强制长期投资,但这些年算下来年化下来收益约10%。”他直言,而国内经常出现个人投资者“追涨杀跌”,持基时间很短,这背后除了和激励有关,也和资本市场宽基指数Beta波动很大有关。

  “而要降低波动,可通过股指期货把Beta都对冲掉,完全保留下Alpha,比如目前主流的市场中性策略,但把波动降低后扣除对冲成本后,回报率也会下降。”黎海威因此思考如何在多头产品中提高产品的夏普比率,给持有人更好的投资收益和体验。他找到一个比较可行的办法——重构Beta,把所谓的坏Beta变成好Beta。

  黎海威将投资收益贡献进行拆解:择时、行业选择、个股选择,他认为行业选择是可以做更多优化,优选更有投资价值的赛道来布局。他从两个层面进行了选择,一个是寻找到“参照物”——美国、德国、日本三大市场,从国际比较的视角,去看中国这些行业和发达国家相比,处在什么阶段,哪些方面比较相似,中国在老龄化方面和融资方式转变方面和日本比较类似,工业制造业方面和德国比较类似,消费升级和技术升级方面和美国有些像。

  黎海威对比的第二个层面是选择中国的产业发展趋势,他分析了三大理由:第一,国民收入未来将进一步提高,生活水平越来越高,必然会关注能提升生活质量的领域。其次,随着中国在全球产业链的附加值提升,更多会依赖技术进步,而不是劳动力的红利。和技术驱动相关的行业在国民经济的占比越来越重要。第三,人口的老龄化是必然趋势,中国老龄化速度可能比当年的日本还快一些,医疗相关行业的需求会很好。

  因此,通过这样的筛选,黎海威重点布局计算机、电子、生物医药、食品饮料、家用电器、休闲、保险等七大行业。“这七个行业有10~20年的发展潜力,短期也许有一些行业涨得比较多,存在一定的回调压力,但不改变中长期的发展趋势。同时这几大赛道在周期的不同阶段,之间可以互相弥补,比如医药、食品饮料,抗跌性更强一些;电子、TMT相关的计算机的进攻性会强一些;保险、休闲这种可能跟人口老龄化以及收入相关度更高。”通过优选行业结构叠加稳定的量化选股能力,目前黎海威正在进行一次量化进阶的尝试。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 景顺长城副总经理黎海威:基本面量化投资进阶

责任编辑:石秀珍 SF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