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盛基金代毅:跨越投资能力边界 寻找成长股的第二曲线

  我们很庆幸生活在这个波澜壮阔的资管时代。中国复兴的历史进程不可阻挡,快速发展且越来越强大的经济造就了足够大的市场、足够丰富的上市公司、足够激荡人心的企业家们,我们也就能发掘出长坡厚雪的优势行业和阿尔法特征明显的优质个股。

  千人千面,全市场五千余只股票基金必然有多种投资思路。本文和大家聊一聊投资策略方法中的“第二曲线”。第二曲线是跨越“S型曲线”的二次增长(见Charles Handy的《第二曲线》一书),含义要从两方面去理解。一方面是公司业务成长跨越原有主导产业,另一方面是从一只基金净值曲线的变化,映射出基金经理如何通过精选个股和改变股票组合来提高投资水平。

  优质成长股具有不断跨越生命周期的第二曲线

  所有组织和个人投资能力的成长都是一个S曲线。企业生命周期理论包括发展、成长、成熟、衰退四个阶段。跨越第二曲线指的是跨越“S型曲线”获得的二次增长,聚焦于以下几个方面:资本开支、研发支出、行业进化、管理变革等。那些能够越长越大的行业和公司,有效认知所能撬动的财富机会,是伴随时间增长的,具有很强的复利效应。

  在现有业务陷入停滞之前,高绩效企业早就积累了开始新业务的能力,这也是一种创新。成长股的投资逻辑关注两点,一是天花板有多高(市场空间有多大),二是如何不断提升份额,不断成长。

  关于研发支出,我们可以对比家电行业的M企业和G企业。G企业在原有的主业做到No.1后,无法找到新的业务增长点,切入的新方向无法支撑起公司收入的有效增长。我们明显的看到后者研发支出近两年下来了,而M企业研发匹配收入是不断增长的,所以最近几年M比G的估值一直给得高,隐含了新业务体量能够做大、消化估值。

  关于企业管理变革,以引入央企的地方白酒企业F公司为例。公司之前地方国企病严重,营销管理变革后收入利润增速起来了,股价也屡创新高。同样,我们对另一个白酒G企业未来的国企改革也是有较好预期的。

  关于固定资产投资,我们可以看看化工龙头W企业,过去的主力产品高增长、高毛利证明了公司的管理水平和技术实力,而新产品的大额在建工程即将开工,预示着W企业未来两年的盈利大幅增长。另一家化工企业H,优势在于低成本,异地扩张和大规模投资被提前放进了股价预期。当然,依靠支付现金来支撑的收益不如自然产生现金流的收益质量高。

  基金经理需要不断跨越投资能力的边界

  另一方面是个人投资能力的迭代,美林投资时钟转个不停,但每一次都不是简单的重复。投资的边界来源于认知的边界,而人的认知具有巨大的惯性,因此在A股市场超额收益的持续来自于认知边界的不断拓展。投资方向的认知,是一个随着国家政策、国内经济环境不断拓展边界的过程。对于A股市场,聪明人尤其多,需要每隔一段时间迭代更新投资策略才能获得超额收益。从五朵金花到苹果产业链,从“捡烟屁股”到“抱紧白马龙头”,从“投企业就是投董事长”到“优质赛道”,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主流投资方法占优。

  基金经理进行组合管理,需要在政策格局、产业竞争、公司治理等多维度重新思考,既需要在长坡厚雪的优势行业中选择优质股,也需要时刻了解行业中自己持仓个股在市场这个大画卷中的位置,再根据凯利公式的原理做好资金管理。通常说的择时、轮动就是这个概念,既要守住优质赛道和优秀企业,也要看到边际的变化。事实上,绝大部分投资者很难兼顾这两方面,一般采取的做法是满仓守住优质赛道和优秀企业。但是信息的接受和投资能力圈的拓展在较短的时期都是边际的变化,这时需要市场画卷的一个系统方法去衡量这种边际变化。组合的调整就像是不断绘制股价的周期涨跌,开辟新的股价曲线而不断削弱其固有的周期性。

  法无定法,但万变不离其宗,我们关注的是复利效应和凯利公式,关注的是跨越“S型曲线”的二次增长。起于宏观、精于中观、落于微观,视野深远又兼具深刻洞见才能构建出足够优秀的组合。

  代毅先生,硕士。2010年7月加入长盛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曾任行业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等职务。现任长盛生态环境主题、长盛城镇化主题、长盛动态精选等基金基金经理。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 长盛基金代毅:跨越投资能力边界 寻找成长股的第二曲线

责任编辑:常福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