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 一个多月赚了33%,年轻基金经理越来越猛……

  陆海晴

  2021年以来,不少投资大佬强调投资者应该理性投资、降低收益预期。然而,开年以来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大摩进取优选收益率已超过33%。该基金的掌舵者朱睿也非常年轻,担任基金经理时间不足2年。

  近两年,随着结构性行情演绎,不少年轻的基金经理们凭借敢于重仓,短期投资业绩颇为突出,吸引了众多投资者,如蔡嵩松、陆彬、赵诣等新锐力量均晋升为百亿基金经理。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选择一个和自己价值观匹配的产品,要远比选择一个阶段性业绩出彩的产品重要得多。

一个多月赚了33% 年轻基金经理越来越猛

  大摩进取优选重仓股

  天天基金平台上显示,大摩进取优选已成为近一周热销基金,有超2万人购买,不少投资者表示,将该基金作为化工基金配置。

一个多月赚了33% 年轻基金经理越来越猛

  值得一提的是,大摩进取优选的基金经理朱睿颇为年轻,2019年4月开始担任基金经理,这意味着他担任基金经理的时间不足2年。

一个多月赚了33% 年轻基金经理越来越猛

  朱睿近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前传统周期与制造业龙头竞争优势愈发明显,有望在本轮上行周期中获得更大的业绩弹性,因此周期行业在2021年有望获得贝塔行情,未来将继续选择优质周期企业。

  年轻基金经理锐气十足

  “风格极致、短期业绩突出、担任基金经理时间短”,现在的朱睿与当初的蔡嵩松颇为相似。2019年下半年,科技风起,诺安成长凭借重仓半导体短期业绩表现颇为突出,此后科技板块较为震荡,诺安成长始终保持“all in”半导体姿态,基金净值波动颇大,也因此多次登上微博热搜,引起网友热议,成为基金界的“网红”。

  极致的风格吸引众多投资者。仅2020年一年时间,诺安成长基金规模增长260多亿元,担任基金经理时间不足2年的蔡嵩松当前的基金管理规模也超过400亿元。

一个多月赚了33% 年轻基金经理越来越猛

  在近期接受采访时,蔡嵩松也强调,自己依然会保持锐度,争当科技投资最锋利的“矛”。

  无独有偶,陆彬担任基金经理时间也不足2年,他管理的汇丰晋信低碳先锋夺得去年股票型基金冠军。从持仓情况来看,陆彬依靠重仓新能源赚得盆满钵满,当前基金管理规模也突破百亿元。

一个多月赚了33% 年轻基金经理越来越猛

  不过,与蔡嵩松有所不同的是,陆彬并未将自己定位为新能源投资最锋利的“矛”。近期的采访中,陆彬表示,“口号式投资”的声音越来越大,好赛道中质地一般的公司也享受了巨大的估值溢价。市场对即将面临景气拐点的高景气行业的基本面担忧也正在被大家忽视。2021年的投资机会或许在“低估值的顺周期”行业,大部分分布在所谓的“一般赛道”或者“目前的低景气行业”。

  作为一名90后,郑澄然担任基金经理时间甚至不足1年,但是他当前管理规模也突破300亿元。和陆彬相似的是,郑澄然管理的广发高端制造凭借重仓新能源大赚一笔,一度业绩领先并有望夺得去年冠军,2020年收益率超过133%。

一个多月赚了33% 年轻基金经理越来越猛

  不过,从基金2020年四季报来看,去年四季度,广发高端制造转战周期行业,或使其错失基金冠军。不过,随着化工行业风起,广发高端制造今年以来收益率超过22%,超越赵诣管理的农银研究精选12个百分点。

  沪上一位投资老将感慨,郑澄然的调仓节奏可谓精准,投资界后生可畏,但是长期来看,择时以及选择市场风格是件极其困难的事,企业的成长才是投资收益的本源。

  投资者需谨慎

  沪上一位基金研究员表示,近两年,结构性行情演绎得较为极致,一些年轻的基金经理凭借押注某一板块业绩十分出挑。从投资者的角度看,这些风格极致的基金经理也较受追捧,但是不少投资者往往只看到净值的飙涨,并不知道需要承担的风险。站在专业投资的视角看,以极致风格运作的基金,其净值波动往往巨大。“对于投资风格极致的基金经理,应该有制度约束,让他们和投资者的利益捆绑在一起。”

  知名基金经理张坤在易方达中小盘半年报中也仔细分析了面对基金有不同的风格,投资者应该如何选择的问题。

  张坤建议,问三个问题:第一,这个管理人的投资体系是否自洽?第二,这个管理人的投资体系是否稳定?第三,我的投资体系和价值观是否与这个管理人的投资体系和价值观匹配?

  第一和第二个问题通过观察持仓、换手率、长期业绩大致可以判断出来;而第三点通常持有人关注不多,但非常重要,只有持有人自己的投资体系和价值观与管理人匹配(即持有人本身认可的投资周期是多长?投资收益的来源是什么?愿意在何种市场接受策略的阶段性失灵?),才能做到持有基金的久期和基金持有股票的久期基本匹配。

  如果期限错配,容易导致两方面的负面结果:一方面,业绩阶段性出彩时很兴奋,业绩阶段性不佳时很沮丧,无法做到内心的平静;另一方面,容易导致持有人在业绩阶段性出彩时兴奋而买入,阶段性不佳时失望而卖出,而这恰恰是导致部分持有人收益率低于基金收益率的重要原因。

  “总之,对持有人来说,选择一个和自己价值观匹配的产品,要远比选择一个阶段性业绩出彩的产品重要的多。这样,至少可以使基金的收益率最大程度转化为持有人的收益率,毕竟,后者才是对持有人真正有意义的。”张坤表示。

责任编辑:王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