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的基金市场可谓热闹。去年以来,基金赚钱效应凸显,频频登上热搜,投资者开始了“追星式”买基金,甚至饭圈文化也进入基金业。与此同时,A股市场上充斥着各种噪音,“基金抱团股”遭到一些质疑。

  坚守能力圈 专注个股基本面

  其实,公募基金每天都会公布净值并且在全市场排名,作为一名基金经理,冷静面对喧嚣、保持投资定力,就是我们投资工作的常态。说到底,每个基金经理都要坚守自己的能力圈,坚持自己的投资逻辑,不被市场噪音所影响。

  关于这些,投资大师都有过精辟论述。本杰明格雷厄姆说,“你是正确的或错误的,并不取决于大家是否同意你。你是正确的,是因为你的资料和推理是正确的。”查理·芒格说,“如果你确有能力,你就会非常清楚能力圈的边界在哪里。如果你问起(你是否超出了能力圈),那就意味着你已经在圈子之外了。”

  这也是我想表达的。一直以来,我都坚持做选股型选手,在投资过程中更多关注个股基本面,不做主动的择时和仓位选择,当然也不会过多考虑这个股票是不是“基金抱团股”。这背后有两个原因:

  一是宏观环境对股票市场的影响复杂多变,多因子共同影响,难以精确量化,我不具备较强的研究和预判能力。基于宏观变化进行主动调整,对我而言,并不是一个高胜率的行为。

  二是选股策略的最终落点是个股而非行业或板块,我们可以跟公司管理层沟通和探讨,通过紧密跟踪,捕捉基本面变化,这是一个更为可行和高效的行为。

  我的内心有强烈的绝对收益情怀,我希望自己选中的公司,在整个投资过程中能够获得正收益。我更在乎最终结果是否赚钱,而不是过程的快慢。以此作为出发点,我会思考两个问题:一是这个公司,如果股价下跌,我是否敢于越跌越买?二是股价下跌到什么水平之后,可以越跌越买?如果不能说服自己,我宁愿错过,也不愿去尝试不可预期的机会。

  我们追求的是公司业绩增长所驱动的投资收益,只要选对了公司,在安全边际合理的基础上,就不用过于担心短期的收益和排名。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能要承受波动,可能会损失时间,但最终会赚钱,唯一需要权衡的就是回报率的高低。这就是支撑我们长期持股,支撑我们逆向投资的信心之源。当然,我也在不断反思,不断优化自己的策略,使之能够更好地适应市场。

  结构性行情仍在 看好制造业投资机遇

  2020年是值得总结的一年,我管理的基金产品既有高光,也有黯淡,但我一直在努力,力求在不确定的市场环境中,寻找相对确定的投资机会。而未来两三年,最重要和最确定的趋势,就是A股市场的港股化,主要特点是,优秀的、大市值的、流动性好的行业龙头公司估值溢价。

  究其原因,一是注册制实施后,IPO加速,小股票、平庸股票数量更多,优质的大股票将变得稀缺;二是包括外资和公募基金在内的机构投资者占比将提升,同时,机构投资者内部的头部化趋势加速,大量新发基金使得资金向少量的基金管理人集中。

  2020年里,在疫情的极端考验下,各行各业的龙头公司展现出更强的抗风险能力,股价表现突出,估值逐渐由折价走向平价,局部出现溢价。这就是A股市场港股化这一趋势的重要体现。

  展望未来,我们坚定看好制造业的投资机遇,一方面是国内进口替代的持续深化,另一方面是中国制造向海外输出的不断扩大。与此同时,未来一年我们也将面临一些挑战,一方面是大宗商品原材料的价格上行,将推升制造成本;另一方面是人民币升值,对企业盈利能力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

  短期来看,对于牛年市场,我预计指数将延续震荡,但结构性行情依然存在,因此结构比仓位更重要。业绩驱动将成为最核心的驱动因素,也是股价上涨最重要的理由。我们倾向于均衡化配置,通过深度研究,优选各个细分领域的优质龙头,把握业绩增长带来的投资收益。深入研究才能支撑长期重仓持有,才能不惧甚至利用途中的颠簸和曲折,这也是我们最擅长的工作。

  注:原文于2月13日刊载于“券商中国”微信公众号。风险提示:基金投资需谨慎,请投资者全面认识本基金的风险特征,听取销售机构的适当性意见,根据自身风险承受能力,在详细阅读《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等信息披露文件的基础上,谨慎投资。基金管理人承诺以诚实信用、勤勉尽责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资产,但不保证本基金一定盈利,也不保证最低收益。我国基金运作时间较短,不能反映股市、债市发展的所有阶段,基金的过往业绩及净值高低并不预示其未来业绩表现,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并不构成本基金业绩表现的保证。在做出投资决策后,基金运营状况与基金净值变化引致的投资风险,由投资人自行负担。投资者进行投资时,应严格遵守反洗钱相关法规的规定,切实履行反洗钱义务。本投资观点并不构成对投资者实质性的投资建议或长城基金最终的投资观点。本公司不拟就任何依赖本文观点作出的投资行为承担责任。

责任编辑:谭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