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行“贵族”慌了!牛年首现股基募集流产 中金基金开局接连折戟

  来源:新经济e线

  中金基金开局不利。

牛年首现股基募集流产 中金基金开局接连折戟

  新经济e线获悉,牛年首只募集流产的主动权益类基金已经产生。这一状况与火爆的行业氛围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2021220日,中金基金发布公告称,公司旗下旗下中金丰盈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中金丰盈)经中国证监会2020519日证监许可[2020]961号文准予注册。截至2021217日基金募集期限届满,基金未能满足《中金丰盈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合同》约定的基金备案条件,故基金基金合同不能生效。中金丰盈也成为了牛年开市以来首只募集失败的偏股型基金。

牛年首现股基募集流产 中金基金开局接连折戟

  来源:基金公告

  公开资料表明,中金基金为投行“贵族”——中金公司全资控股的基金子公司。中金公司是由国内外著名金融机构和公司基于战略合作关系共同投资组建的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投资银行。按照中金公司自陈,自2007年中国证监会推出证券公司分类监管起的13年中,公司有12年获得证券公司被授予过的最高评级AAA级评级,是累计获得AAA级评级次数最多的证券公司。

  不过,尽管背靠投行“贵族”,中金丰盈还是遗憾地倒在了牛年开市。与此同时,新基金发行整体却是另外一番热闹的景象。

  218日,杨锐文拟管理的新基景顺长城新能源产业成为牛年首只“日光基”,有效认购申请确认比例不到70%。截至222日,按新基金成立日期来看,今年来不到2个月时间里,累计产生了73只“日光基”(A/C分列,以下同),短短一天就结束募集。

  中金基金开局接连折戟

  实际上,不止是中金丰盈募集失败。步入2021年以来,中金基金新基金发行已是接连折戟。新经济e线统计发现,就在春节前的210日,中金基金旗下另一只偏股基金——中金丰盛已率先宣告基金合同不能成立。该基金托管行为兴业银行

  据中金丰盛公告披露,该基金的募集申请于202059日经中国证监会证监许可[2020]885号文注册。截至202125日基金募集期限届满,基金未能满足基金合同约定的基金备案条件,故基金基金合同不能生效。具体备案条件为,基金自基金份额发售之日起3个月内,在基金募集份额总额不少于2亿份,基金募集金额不少于2亿元人民币且基金认购人数不少于200人。

牛年首现股基募集流产 中金基金开局接连折戟

  来源:基金公告

  作为一只偏股混合型基金,中金丰盛的投资组合比例为基金股票资产占基金资产的比例为60%-95%,投资港股通标的股票的比例不超过基金股票资产的50%。其业绩比较基准为,沪深300指数收益率*60%+中债-综合全价(总值)指数收益率*30%+恒生中国企业指数收益率(使用估值汇率调整)*10%

  中金丰盛拟任基金经理邱延冰,经济学博士。历任国家外汇管理局中央外汇业务中心战略研究处研究员,投资一处投资经理,投资二处副处长、处长(期间外派香港华安投资,担任副总经理兼投资总监);丝路基金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研究部副总监(主持工作);和泰人保总经理助理(兼资产管理部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现任中金基金副总经理、基金经理。

  巧合的是,中金丰盈和中金丰盛的拟任基金经理均为邱延冰一人,只不过前者的托管银行为光大银行。截至目前,邱延冰在管基金5只,都是在2020年下半年成立,合计基金管理规模约32.47亿元。不过,从邱延冰管理基金业绩来看,整体表现并不突出,同类业绩排名甚至偏后。

  其中,中金金泽C、中金泰顺12个月定开两只基金业绩排名均在1000名以后。截至2021219日,上述两只基金总回报分别为27.30%19.44%,同类排名1004/12321060/1383

  业内认为,基金公司若缺乏规模效应和明星基金经理光环的话,新产品在渠道方很难有话语权,即便是安排了发行档期,并不会大力进行推广,从而被一大堆同类产品所淹没。最终,这一类新基金发行失利也是可以预见的命运。

  另据了解,因工作安排,中金基金在去年1223日更换了董事长人选,由胡长生接替楚钢。胡长生,经济学博士。199812月至200512月就职于中国证监会,历任政策研究室综合处副处长、规划发展委员会委员(正处级)、机构监管部调研员、深圳专员办处长; 2005 12月至201111月就职于中央汇金投资,历任资本市场部副主任、主任,非银行部资深业务主管及资本市场处主任; 201111月至202011月就职于中国中金财富证券(原中国中投证券),历任副董事长、总裁、执行委员会副主任、执行委员会主任。现任中金公司管理委员会成员。

  年内新成立基金近7200亿

  但新经济e线注意到,与小基金公司处境尴尬冰火两重天的是,整体基金发行热度仍是高烧不退,发行规模不断刷新历史纪录。Wind统计表明,按成立日期统计,截至2021222日,年内新成立基金规模已近7200亿元,达7194.35亿份。

  73只“日光基”中,百亿规模的新基金就有8只,分别包括南方兴润价值一年持有A、广发均衡优选A、易方达竞争优势企业A、银华心佳两年持有期、广发兴诚A、广发成长精选A、前海开源优质企业6个月持有A、富国均衡优选。

  其中,南方兴润价值一年持有从202121日开始募集,原定募集截止日为25日。由于基金认购火爆,基金的募集截止日提前至21日当天,并自22日起不再接受认购申请,提前结束本次发售。仅用时一天,便达到了150亿元的发行上限,募集有效认购总户数达140731户。

  可以说,南方兴润价值一年持有一日售罄与明星基金经理光环不无关系。该基金由南方基金明星基金经理史博掌舵,其管理的南方新优享曾多次获评金牛基金。史博历任管理基金12只,现在管3只,管理规模合计约248.30亿元。

  而今年1月发行的易方达竞争优势企业认购规模更是创下了公募基金历史新高。据易方达基金119日发布的公告显示,易方达竞争优势企业已于118日发行当日结束募集。截至118日该基金累计有效认购申请金额(不包括募集期利息)已超过发售公告中规定的首次募集规模上限150亿元。根据发售公告的有关规定,易方达基金对118日有效认购申请采用“末日比例确认”的原则予以部分确认。该基金118日有效认购申请确认比例为6.253716%。据此计算,易方达竞争优势企业认购规模高达2398.58亿元,创下公募基金历史上单只基金认购规模最大的纪录。

  由于易方达竞争优势企业募集金额远超募集上限,大幅超出市场预期,有网友甚至吐槽称,“买了个寂寞”。资料显示,基金经理冯波从业11年,从业年均回报15.8%,现任易方达基金副总经理级高级管理人员、研究部总经理、权益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截至目前,冯波在管基金4只,管理规模共计约319.31亿元。

  另据新经济e线统计发现,截至222日,从73只“日光基”发行主体来看,主要以头部基金公司为代表。其中,广发基金以14只位居榜首,分别包括广发均衡优选A、广发兴诚A、广发成长精选A3只百亿基金在内,合计募集规模达661.03亿元。

  紧随其后的易方达基金共计有10只基金一日售罄,包括易方达竞争优势企业、易方达战略新兴产业A、易方达智造优势A等在内,累计发行规模377.30亿元。此外,南方基金和嘉实基金旗下各有6只“日光基”,合计募集规模分别为271.49亿元和217.95亿元。

  截至222日,今年来73只“日光基”成立规模累计已达3062.44亿元,占同期新成立基金规模之比超过四成,达42.57%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石秀珍 SF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