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基金“All in”单一行业渐多,重仓押注单一行业是信仰驱使还是追逐风口?“恶性抱团”正在“买单”

  来源:财联社

  财联社(上海,记者 韩理)讯,“基金抱团”可谓是近期市场最为关注的热点之一,财联社记者注意到,部分单只基金也存在“抱团”的现象。所谓“单只基金抱团”,是指基金合同写着大范围选股的混合型基金,但实际上,基金经理却选择重仓押注在某一行业。

  这一现象,正随着结构性行情的演绎愈演愈烈。无论是新能源、芯片、白酒,还是军工、化工、银行,都出现了重仓押注单一行业的现象。财联社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对于这一现象,业内的看法存在争议,褒贬不一。不过肯定的是,极致的风格会在某一时间段净值表现突出,但也会面临着巨大的风险,并且无法为投资人提供长期稳定的持有体验。

  出现风格漂移或是风格大幅度变化的基金不在少数,甚至有些基金在配置上,与主题全不搭边,追逐热点的特征特别明显,也由指被指责为“恶性抱团”行为。

  诚然,如果风格转移符合契约所规定的比例,无可厚非,但是这也确实导致了一些基金经理为追求超额收益,转而走向抱团,推动抱团资产价格虚高。如果超出契约规定比例,则属于违规范畴。

  “All in”单一行业

  说其非主题基金“单压”在某一行业,不得不提的就是诺安成长。这只基金风格非常明显,虽然是“成长”风格的基金,但更像一直“芯片增强基金”。极致的风格,也导致了该基金波动相当明显,大起大落堪比股票。

  从该基金四季报来看,前十大重仓股分别是韦尔股份北方华创中芯国际三安光电兆易创新卓胜微长电科技中微公司圣邦股份沪硅产业

  上述现象也一度引发市场的争议。上海一位基金经理在2020年半年报中表示,“一只硬核成长类产品,基金经理从业才3年,做投资仅1年,规模从去年的十几亿迅速膨胀到当前的近两百亿,且大部分规模是今年二季度流入的,该产品基本上全仓半导体。我不禁陷入深思,虽不免有葡萄好酸之嫌,但是这样真的好吗?”这一段文字曾直接将矛头指向了诺安成长混合。

  基金经理蔡嵩松对于芯片的“偏爱”或与其自身经历有关。从15岁进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就读计算机专业后,他的人生就与计算机、芯片不可分割。硕博阶段,蔡嵩松就读于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专业主攻芯片设计。2011年博士毕业,蔡嵩松进入天津飞腾——一家芯片半导体企业,在此从事芯片设计与市场战略工作。2015年,他进入华泰证券研究所从事计算机行业研究。

  尽管饱受争议,但蔡嵩松有自己的坚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表示:“高波动是我投资风格的一部分,我希望我的投资人了解我的风格,然后和自己的需求、风险偏好做匹配。同时,希望投资人在资产配置时做到均衡,大家可以通过资产配置,将一部分钱配置在矛上,另一部分钱配置在盾上。”

  财联社记者梳理发现,类似诺安成长这种非主题基金却“单压”在某一行业的基金在业内并不少见。

  近日,因化工板块暴涨而取得不错收益的易方达供给改革也是一只“单压”行业的基金。该基金的季报显示,前十大重仓股分别为新洋丰卫星石化中海油服宝丰能源利民股份扬农化工金禾实业海利得万润股份万华化学

  资料显示,基金经理杨宗昌是化学博士,自2019年4月23日开始担任该基金的基金经理。而该基金在杨宗昌管理之前,并非“All in”化工行业,而是在他接手之后逐渐转变而成。

  东方阿尔法优势产业混合同样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四季报显示,该基金前十大重仓股分别是隆基股份宁德时代赣锋锂业通威股份亿纬锂能华友钴业阳光电源天赐材料先导智能福斯特

  在这只基金的招募书中,对“优势产业”的概念进行了界定,包括但不限于:(1)符合国家产业结构及消费结构升级趋势的产业,如中高端制造业、医药生物、日用消费品、耐用消费品、社会服务业等;(2)受益于国家技术替代及创新、信息化改造、组织结构创新及成长优势的产业,如信息产业、生物产业、高端装备、节能环保、新能源、新材料、新能源汽车、新兴消费等。而从前十大重仓股来看,该基金全部配置了新能源相关个股。

  基金经理唐雷是东方阿尔法基金公募投资副总监,此前曾在金信基金工作。他曾管理过的金信多策略精选,在2019年三季度开始单压银行板块,而在2020年三季度又整体调仓至科技板块,风格切换极为猛烈。

  金信多策略精选的现任基金经理是刘榕俊,他同时管理着的金信智能中国2025混合基金。尽管该基金名称是“智能中国”,不过在配置上,与“智能”并不搭边。四季报显示,该基金前十大重仓股均为银行股,分别为兴业银行农业银行光大银行中信银行工商银行浦发银行民生银行江苏银行交通银行平安银行

  诺德新享混合则是单压了酒板块不仅有白酒还有啤酒,该基金四季报显示,前十大重仓股分别为,山西汾酒酒鬼酒洋河股份泸州老窖贵州茅台古井贡酒今世缘五粮液顺鑫农业重庆啤酒

  基金经理刘先政近日发表观点认为,随着近期股价的回调,白酒板块的估值也有所回落,市场的担忧也得到缓解。除春节开门红之外,接下来将陆续迎来年报季报行情。高端白酒价格坚挺,具备提价空间,次高端价格带的空间也已经打开,“我们依然看好白酒等消费板块的长期投资机会”。

  长城久源灵活配置则是钟情于军工板块,四季报显示,该基金前十大重仓股为航天发展、宏远电子、火炬电子航天电器航天彩虹宏达电子西部超导中航高科中航光电洪都航空

  基金经理刘疆于2020年6月17日开始管理该基金,其接手后基金的风格开始转变。在2020年四季报中,刘疆表示,四季度延续三季度的策略,结合确定性和成长性考量,本基金重点关注需求稳定可控、景气度有望持续向上的行业,如军工等方向,重点配置其中的优质公司。

  业内看法褒贬不一

  上述所列举的,也仅仅是“冰山一角”。对于这一现象,德邦基金指出三点原因:第一,与基金经理的行业研究背景有关。与其全市场选股,不如在熟悉的领域追求极致的超额收益;第二,为了提升产品的差异化和辨识度,聚焦单一行业有可能提升业绩锐度,尤其适合互联网端的营销;第三,追求市场热点,比如2020年12月末新能源、半导体板块投资热潮。

  财联社记者采访了解到,这一现象在业内并不少见,而对于这一现象,业内的看法也是褒贬不一。

  上海一位公募基金经理认为,如果该基金是主题或行业基金,重仓某一行业无可厚非;如果基金经理本身是行业研究员出身,或者某一行业学术背景相当深厚,出现此类现象也可以理解。“但如果仅仅是追求风口,或提高营销亮点,而出现与产品定位明显漂移或背离,则存在博弈的成分。若赶上风口确实会让净值上涨,在排名上脱颖而出,反之则会跌落深渊。”他谈道。

  华东一位公募基金董事长对记者表示,极致的风格会在某一时间段净值表现突出,但是否能够持续还有赖于“风口”持续的时间。而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这种做法无法为投资人提供长期稳定的持有体验。

  上述基金经理也提及,从过往经验来看,净值增长较快的时候,是投资者涌入的高峰,此时的规模也会得以增长,但是一旦基金净值进入平滑期,就会有不少投资者选择赎回,而下一次快速增长期到来时又会有新一批投资者涌入,如此往复。

  而从过往单压某一行业的基金波动确实较大。以知名度较高的诺安成长为例,其在2020年10月12日大涨了6.06%,净值达到了2.16元,但是在其后的9个交易日里开始了漫漫下跌,截至10月23日单位净值为1.988元。

  净值的大幅波动,也让投资者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一位股份制银行的理财经理告诉记者,有些客户在选择基金时并不了解基金的风格,如果客户坚持选择风格比较激进的产品,也会详细的跟客户说明这只产品的净值上涨的原因和风险情况。事实上,这也是新手投资者需要明确的,在认清自己的风险承受能力的情况下,再选择相应的产品。

责任编辑:林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