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连跌上热搜,新基民看到绿色菜叶都心慌,但报名考证还挤爆了系统

  来源:金融投资报

  本文共1672字

  阅读完约3分钟

  基金,成为最近年轻人的痛。

  近日,以贵州茅台为首的机构抱团股集体杀跌,基金更是持续“跌”上热搜。

  即使基友们集体大喊:“宁愿自己被绿,也不要我的基金绿。”仍只能眼睁睁看着收益变成一片绿。

  据说,这几天各大热门基金讨论区里的相亲贴文案都变了:收留因基金大跌的心碎男孩,大盘绿你我不会~

  估计,下一步就是线下见面一起抱头痛哭~

  1

  基金绿了 基民哭了

  还记得,年前的基金市场一片火爆。

  一群急着实现财富自由的年轻人们涌入基金市场,全场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刷抖音,刷B站,里面有很多可爱的小姐姐,开着玛萨拉蒂教如何买基金;为自己的爱豆基金经理们建立后援会,大喊坤坤(张坤)我爱你;在基金评论区相亲,大方展示着基金收益……

  万万想不到,春节后的基金跌势感人,一些重仓消费股的明星基金尤甚,网友戏称“跌妈不认”。

  其中,年轻人们最爱的坤坤,其管理的易方达蓝筹精选2月24日大跌5.13%,追平了该基金成立以来史上第二大单日跌幅,本周3个交易日累计跌幅超10%;易方达中小盘本周3个交易日内累计跌幅也达9.1%,2月24日当日跌4.5%,盘后立刻抛出“暂停申购+大额分红”组合拳。

  此外,还有多位偏爱消费类个股的明星基金经理产品,同样净值跌幅明显,比如景顺长城的刘彦春,其管理的景顺长城鼎益2月22日净值跌幅达6.14%,2月24日净值跌幅为4.46%,其2020年底的10大重仓股中,同样包含了4只白酒个股。

  尽管25日基金净值涨跌幅还没出来,但不少年轻基民们心态已经崩了~

  哪怕是看到西兰花、菜叶子等绿色蔬菜都会条件反射的心慌难受,估值大跌这四个字更是不能提。部分“坤坤粉丝”干脆就“后援变追杀”了。

基金跌上热搜:新基民看到绿色菜叶都心慌 但报名考证还挤爆了系统

  各大热门基金讨论区的相亲文案也变了,以前是粗暴直接甩出一份收益,现在是打共情牌:基金无情人有情,大盘绿你,我不会,你的不安我来承担,哪怕全世界割你韭菜,我也是你最温暖的港湾~

基金跌上热搜:新基民看到绿色菜叶都心慌 但报名考证还挤爆了系统

  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在年前高位跑步入场的新基民萌生了赎回基金的想法。不少新基民表示“已割肉”、“赶紧跑”。另一部分则表示再等等坚持下。

  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是正常现象,关于后市的发展,专业人士表示,投资者需要降低预期,在连续两年的基金大年之后,市场需要一定的休整。

  2

  基金的那些事儿~

  话说2020年底以来,基金频上热搜。

  随着“ 基金暴跌年轻人为什么躲不过被割 ”话题登上热搜,大伙儿对此热议纷纷。

  比如有大V称,因为很多基民都是短线风格,“高点进来,低点割肉”导致亏损。

  另一位网友更是以亲身经历表示,基金投资赚钱的一个关键点在于一个字:捂。

  日前,有网友在豆瓣发帖,分享了朋友母亲的投资经历,底仓8.5万,如今已经变成了139万。

  这位网友称,去年11月,朋友向其分享了她母亲的基金投资经历,最近再次向其更新了收益数据。

基金跌上热搜:新基民看到绿色菜叶都心慌 但报名考证还挤爆了系统

  据网友晒出的账户截图,这只基金是银华富裕主题混合,成立于2006年11月16日,截至今年2月10日,账户收益率1544.40%,大赚131.28万元。

  据了解,这位母亲大概在2009年时买入,迄今接近12年时间。截至今年2月23日,银华富裕主题混合成立以来收益率1362.14%,近三年收益率156.98%,近一年收益90.64%。

  尽管不少小伙伴对8.5万变139万存疑,也难以掩盖一个事实:多数基民操作风格为“追涨杀跌”,持有基金的期限太短,几乎都以“周”计,最终导致基金赚钱,基民亏钱。

  另外,还有大V称,年轻基民们亏损是因为没有系统学习,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每年都会组织几次基金从业资格考试,用到的教材就是最好的学习材料,共有三本,都是官方指定的,绝对靠谱。

  其表示,学完后基民们就有基金经理类似的眼光,能看懂各种指标,内容系统全面,高兴的话,还可以顺便考个基金从业资格。

  金妹儿一个哆嗦,基金从业资格考试个人报名正好是今天(25日)早上10点开始。

  果不其然,没多久基金从业资格考试就冲上了微博热搜榜。不少网友表示一整天都无法报名,网站无法登录。

  甚至逼得一位网友想找黄牛:“ 基金从业资格考试有黄牛代报名吗?”

基金跌上热搜:新基民看到绿色菜叶都心慌 但报名考证还挤爆了系统

  对于无法报名原因,有人说是系统卡顿,更多人则相信是受到一股炒基失败神秘大军的冲击……

基金跌上热搜:新基民看到绿色菜叶都心慌 但报名考证还挤爆了系统

责任编辑:张书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