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股哲学家”刘斌: 不能用“上帝视角”做投资,大牛股不会“线性成长”

  来源:资事堂

  作者| 陈嘉懿

  编辑 | 袁畅

  温文儒雅的刘斌,属于“对话风格”很特别的基金经理,他的思维缜密、逻辑性特别强,对行业和公司的理解有穿透力。

  他管理的国联安稳健(255010)在过去7年多里累计上涨280.4%,复合收益率20.55%(截至2月19日,Wind统计),而且这个收益实在权益仓位仅70%不到,平均持仓个股少于20只的情况下获得的,凸显其投资上集中、长期、追求高确定性的特点。

  刘斌也可能是最具“理性”的基金经理之一,对许多市场定律都有自己的反思,追求交流中的准确、客观。这亦完全符合处女座的特质:丰富的理性和旺盛的批判精神,好学、好奇、求知欲旺盛。 

  他会坦诚说:通过主动投资获得长期超额收益是“小概率”事件,所以需要特别的“远视力”。

  价值和成长的区分是很粗浅的划分、并不准确。更不能因为股票用传统的价值体系无法解释,就说是成长股投资。

  他还提到,不要“站在天上看人类”,不要静态评价企业,永续增长其实是伪命题等。

  这些“不”,有些出乎意料,但也显得分外真实。背后透着他对投资的深入思考和不断完善。投资是认知的变现,这句话在刘斌身上体现的尤其明显。

成长股哲学家刘斌:不能用"上帝视角"做投资 大牛股不会"线性成长"

  01

  研究不能“站在天上看人间”

  刘斌的经历与业内多数人不一样。他2004年从浙江大学土木工程专业毕业的,之后做了三年的桥梁工程师,随后加盟卖方研究机构。2009年,他来到了国联安从事买方投资,2013年底开始管理基金直到现在。

  和许多“从学校到金融机构”的投研人士不同,刘斌接触过真实的基建制造业,许多行业细节在他看来有“独特的温度”。

  也因此他早期的研究领域属于如今“冷门”。他覆盖的是金融、地产、建筑、建材等行业,都属于周期性行业。

  刘斌对周期研究的思路很独特,许多出色的周期品研究员是宏观信息特别灵通,“从上往下打”。但刘斌的方法是“从下往上打”。

  他强调从微观企业发展出发,见微知著,层层推导,直至完成行业景气的跟踪和验证,这种自成一体的研究体系,还颇有效果,把握了不少大周期的机会。

  在刘斌看来,从宏观往微观推导,看似逻辑通畅,但其实属于“上帝视角”、“站在天上看人间”,成功概率不好把握。

  而从微观出发,去把握真实的企业和管理层,同时和行业景气规律做验证,反而是个有效的办法。

  02

  关注“人”的因素

  那怎么把握微观因素,提高判断准确率?刘斌认为,核心是“看人”,不同企业经营境况的好坏,本质是人的不同。人是一切创造力的根本因素。

  从长期来讲,投对“人”是最根本的,投公司的核心是投真正优秀的管理层。至于环境和资源、克服困难和应对挑战、实施转型和创新,这类事情应该交给一线管理层去应对。

  而刘斌自己认定的优秀管理层往往有以下特点:历史上承诺的事多数都能做到,经营眼光往往比业内外要准确,有方法和体系去落实目标,敏锐而执行力强等等

  他以地产行业的一家龙头企业为例,2010年前该企业提出“精装修房”和“工业化制造”两个模式。虽然当年这使得企业成本上升,但像现在看这两件事情既降低了成本,又提升了现金流,对企业发展意义重大,这就是“远见”。

  03

  不能静态看企业

  此外,刘斌认为,对于企业的价值和估值,不能静态的观察,时时变化才是成长股的“本质”。

  以一家汽车制造企业为例,过去几年企业的利润在40亿身上下,去年一口气推出了4款新汽车上市,里面有3款都能月销量卖到万辆以上,利润基准可能一下从40亿跳到百亿级别,这时候企业的价值就要重新考虑。

  好的公司会不断变的更好,这就是问题所在,刘斌总结,看企业估值不是静态的看,要看边际条件的变化。

  现在市场对不同公司的估值有很多看法,但不排除有些公司就是成长股,短期看可能估值贵一点,但是边际增长后就没有想象的那么贵。

  04

  要有真正长期的思维

  从变化中看公司,是刘斌的一个成长股投资的经验,他的另一个经验是,要从真正的长期思维出发。

  这个道理是刘斌在长期投资中悟出来的,其中很关键的是2018年看到的两件事。

  第一件发生在美股市场。当时有个统计,沃尔玛从1970年上市的,到1992年涨了2000倍。期间除了禁售股票,只有一个股东持有从头到尾持有,其他所有股东都是中途更换离场。

  第二件就发生在A股。在刘斌长期跟踪和投资的一个企业 投资名单上,刘斌发现了一个投资者长期持有最终挣了几十个亿。同样是看好这家企业,基金的投资进进出出,但这位个人就敢于把身家放在这个公司上,取得了良好结果。

  对这些事情的思考,促成了刘斌投资逻辑上的一个大的变化,就是真正的长期的确定性投资该如何完成。

  刘斌认为,至少有两点,其一是对基金管理而言,重要的不是钻研“游戏规则”,而是让投资者长期的获利,即从排名竞争转向长期的确定投资。

  其二是,要适应这种策略变化,而对公司进行卓然的深度研究:普通人看巴菲特和芒格的投资好像挺简单的,买几个股票一直躺着30年不动。但这两位老人都说投资是很难的事情。难在哪?过程!

  05

  不要买贵

  刘斌刚入行时总在琢磨,估值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有的东西估值20倍是贵,有的东西20倍是便宜?

  他意识到,如果一家公司的生意可以做1000年,每年复合增长百分6%,什么价格都是对的。极端情况是这样。如果认为一家公司长期存在、一直能挣钱,自然会给它比较高的估值。

  但是,刘斌认为,他认为某个企业永续成长是绝无可能的事情。关键就在于自己内心认为这个企业的永续是多长,市场认为它的永续是多长。如果自己的判断是对的,就会赚到钱。

  刘斌认为,风控就是选股,第一,选择公司长期是有价值的向上的,第二不要买贵,那么回撤就不会很大。

  06

  主动投资要有“远视力”

  再回到投资哲学上,价值投资的根本是什么?

  刘斌认为,价值投资的根本是自己发现的有价值标的,而市场此一刻没发现。

  如果发现的机会是市场这一刻认为很有价值的,那很可能已经是风险了。

  刘斌认为,这个行业里一些比较典型的话术,比如“追求大概率”实际上难度是很大的。

  股市里的大概率事件是什么?是投资获得指数的收益水平。要主动投资超越指数本身就是小概率事件。

  而有信心实现小概率的目标,那就需要有一点远视力。必须在一定的时候跟市场偏离很大,才可能获得真正的长期的超额收益,就是一定得有和市场看法有不一样的地方。

  07

  不重仓两个同行业的竞争对手

  对于重仓股,刘斌的持仓相对集中,这和他的思维是有关。投资必须持有最好的企业,只有最好的企业才有机会长期创造超额收益。

  他甚至做出决断认为,不在一个行业同时投资两个有竞争关系的企业。

  而与此同时,他会尽量覆盖更多的行业。多元的 行业,并在每个行业里挑1个最好的,这是他的持股特点。

  08

  接受非线性的成长

  从个人的认知习惯分析,投资者是偏好于线性外推结果的,即以“当期推外期”、“以短期推导长期”。

  但其实,企业的成长是非线性的。即使企业经营决策完全正确,也绝对不是做一分得一分回报,再做一分再得到一分回报的。

  相反,回报率很可能是随着规模和投入的扩大,从持平到逐步衰减,再到某一时刻爆发性向上,这才是“正常”的成长曲线——非线性的成长曲线。

  所以,刘斌认为,投资成长股也要把握这种规律,在本质上认知公司,在投资中坚定信念。

  09

  探触历史的“温度”

  企业的发展会有不确定性,会有支流和主流。所以,对于未来的行业和企业发展,刘斌始终保持着热情和乐趣。与其说是投资工作需要,不如说是他个人兴趣所致。

  比如,当年他觉得iPhone挺不错的,就会去读乔布斯传,去想乔布斯在干嘛,把美国的企业发展历史对照起来看。

  再比如,乔布斯请了百事的管理者去管理苹果,后来失败了。刘斌也因此得到一个结论。即便是成功的企业管理人,可能也无法跨行业来承担管理者的重则。

  这种兴趣也延伸到历史和哲学。刘斌对于大部头的历史书很有兴趣。比如阿诺德・汤因比的《历史研究》。因为它触及了一个文明和国家的周期。

  “文明的诞生、挑战、消失和重生是有分析框架的 ,也如同资本市场一样。”他总结道。

 

责任编辑:石秀珍 SF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