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投资要随着时代进步而不断迭代——访敦和资管副总经理俞培斌 来源:上海证券报

  不同的经济发展阶段,会催生出不同的投资机会。对于A股市场来说,从十几年前的商品牛市,到七八年前的成长股行情,再到当前的白马龙头股行情,无不是特定经济发展阶段的产物。

  不管是商品投资还是股票投资,敦和资管副总经理俞培斌都做得非常出色。在他看来,经济增长和科技进步让社会变化越来越快,投资也要随着时代进步而不断迭代,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投资要与时俱进

  从俞培斌的过往投资历程看,2005年研究生毕业后加入永安期货做商品研究,“就跟研究个股一样,先研究好一个品种,再拓展到其他品种”。但在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中,几乎所有商品的价格都崩塌了,这让他认识到宏观研究的重要性,投资要在宏观背景下去思考。

  从2014年开始,随着经济环境的变化,宏观因素对投资的影响越来越小,加上商品市场规模较小,俞培斌转向更有机会的股票市场,先从最熟悉的股指期货和结构化的定增产品着手。但随后他发现,很多绩差股的定增,尽管看上去有折价,但在泡沫市场中同样隐藏了很大风险,加上股指期货交易后来受到限制,于是俞培斌将精力专注于个股基本面研究。

  “从2016年开始,市场风格转向价值投资,我正好赶上价值投资的好时代。”俞培斌表示。

  从最初的商品研究、股指期货,到基于个股的深入研究,多类资产配置的经验让俞培斌对投资有了更多感悟。在他看来,投资要随着时代进步而不断迭代,因为经济增长和科技进步让社会变化越来越快,经济社会真正快速发展只有300年左右时间,尤其是过去60年来,科技进步创造了难以想象的财富。例如,李嘉诚投资的Zoom几乎相当于他之前创造的所有财富,贝壳的市值超过老牌房企万科,特斯拉的市值超过传统九大车企的市值总和等。

  俞培斌认为,投资要因时而动,在社会发展变革中寻找机会。社会发展伴随着社会价值迁移,如果没有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投资就会陷入价值陷阱。

  聚焦现金流做投资

  在俞培斌看来,对投资人来讲,能带来现金流增值而且大于成本的才叫资产,否则最多叫财富。在时间价值的基础上,复利率可以带来更可观的回报,而上市公司天生就是复利率定价的资产。

  俞培斌把企业分成四种类型:第一种是前期增长非常快但此后可能掉下来的企业,以创新药企业为代表,新药研发成功后能赚很多钱,专利保护到期后收入马上掉头向下。第二种是每年有稳定的现金流和盈利能力的企业。第三种是拥有超级规模经济的企业,随着科技进步逐步拓宽经营边界。第四种是波动性企业,没有增长量,价格因为供需关系而波动,例如传统的周期性资产。

  在俞培斌看来,投资要聚焦于第二种和第三种企业。买企业就是买了企业很多年的时间价值,安全性至关重要,要保证永久资本不要亏损。上述两种企业在市场震荡时也会下跌,但在调整过后一定可以回到正常位置。

  为了保证投资安全,就要考虑企业的护城河。俞培斌表示,护城河可以分为静态护城河和动态护城河。静态护城河包括网络效应、品牌、专利和技术,主要集中在消费品、服务,科技等行业。动态护城河主要看企业的进化,因为进化率是最大的复利率,也是买股票最大的安全边际。

  对于接下来看好的具体方向,俞培斌表示,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是数字经济产业链,包括互联网、芯片、大数据,以及被科技改造的制造业和服务业。其中半导体芯片是国家战略发展的重要领域,2022年5G应用会带来很多投资机会。其次是新能源板块,包括新能源车和光伏,由于量级很大,要保持密切关注。再次是医疗产业,医疗产业链是大主题,重点关注生物医药、器械、创新药企业、医疗服务。第四是品牌消费和服务,包括教育、宠物、品牌消费等。最后是具有阿尔法收益的周期股,主要集中在银行和化工领域。

  在具体筛选公司时,俞培斌表示,除了市场空间、商业模式、企业文化、公司治理等常规指标,关键要有格局判断力,要对新兴产业的发展格局有大致判断,还要对某些重要事件保持敏感。例如,特斯拉开始在上海建厂、拼多多开始盈利等。此外,还要善于从常识中发现问题。例如,当外卖骑手的工资超过保险经纪人的时候,就会对保险公司形成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