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基金圈那场总经理因被停职,将公司告上法庭的风波吗?

  去年6月10日,弘毅远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弘毅远方”)公告称,原总经理李湧于6月8日离任,离任原因为董事会免职。而这距他正式上任不到2个月,2020年4月23日,李湧刚刚接替郭文成为弘毅远方新任总经理,同时代任公司董事、督察长职务。

  而李湧却并认可这一结果,他以总经理任免会议通知和程序涉嫌违法违规,实名同监管举报,并向法院提起了诉讼。日前,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公布了该案件一审、二审的判决书,均驳回了原告李湧的诉讼请求。

  总经理仅上任1个多月 官司却打了半年多

  根据裁判文书网2月26日披露的判决书显示,李湧诉弘毅远方基金关于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的一审和二审都有了结果。这份起始于去年6月官司,却在经历半年多的时间后,在今年2月才落定。

弘毅远方停职大戏:总经理上任2个月就遭罢免 与公司官司不断(图:判决书)

  新浪财经从判决书梳理了事情始末。2020年4月23日,李湧正式接任弘毅远方总经理一职。但是1个多月后,2020年6月5日,弘毅远方股东代表通知李湧不再担任公司总经理职务,并安排人员强行收走原告办公电脑。

  2020年6月8日上午,李湧在警方陪同下进入公司所在的办公楼,证实门禁卡失效,并交还了门禁卡。

  也是同一天,弘毅远方通过邮件发出召开第一届董事会第十一次会议通知,议案为“免去李湧总经理(暨代任督察长)职务”及“聘任公司总经理(暨代任督察长)”,并要求全体董事于当晚21时前以书面形式进行表决。

  该议案提到两大事项:第一是李湧的罢免原因为,公司董事长近日连续收到多名员工实名举报总经理李湧严重违反公司制度;第二是经董事长提名,公司拟聘任黄微微担任公司总经理职务,同时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及代任督察长职务。

  当晚,公司董事黄薇薇、ZHAOJOHNHUAN、杨淑娥这三名董事将议案表决票勾选同意项后回复公司。与此同时,李湧当即通过邮件向被告及公司其他董事表明,此次董事会召集程序不符合法律法规及公司章程规定,明确表示不同意会议议案。

  但李湧并未改变公司决定,到了2020年6月10日,弘毅远方发布公告,称董事会第十一次会议决议免去原告总经理、代任督察长职务。

  双方争议不下 法院驳回李湧诉讼请求

  受到“罢免”的李湧,马上向监管机构实名举报,并将公司告上了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希望撤销停职议案。一审法院于2020年7月16日受理,于9月4日公开开庭。

  法院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有三项,其一、被告未提前10天发出会议通知,并以现场会议的形式召开董事会,是否导致系争决议的不成立;其二、免去原告公司代任督察长的议案表决结果是否达到公司章程规定的通过比例;3、免去原告公司总经理职务是否需具备充分理由。

  李湧的理由是,根据公司章程规定,董事会会议通知必须在会议召开前十日以书面形式向所有董事作出,同时,董事会会议也应以现场会议的形式进行。

  “议案免去原告总经理职务也不具备正当理由,并且对议案投同意票的三名董事中仅一人为独立董事。”李湧还称,总经理任职期间董事会不得无故解除其职务,且董事会聘任公司的督察长应当经全体独立董事同意。

  而在判决书中,法院认为,首先,根据弘毅远方公司章程等相关规定,董事会可以采取书面表决的方式代替召开董事会会议,会议通知及两项议案亦以电子邮件送达了全体董事,同时,签字同意的董事已达到3人的章定人数。因此,弘毅远方召开董事会会议的方式及结果已满足要求,故会议决议已经成立并生效。另外,关于通知期限的章程规定系针对现场董事会会议的召集,于本案会议的方式并无约束力。

  其次,法院表示,虽然公司章程等规则均规定,董事会聘任公司的督察长应当经全体独立董事同意,然而,事实上李湧担任的系代任督察长,故公司董事会免去原告代任督察长并不受该条款限制。

  最后,法院称,根据现代公司法原理,聘任和解聘总经理是公司董事会的法定职权,只要董事会决议在程序及内容上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的规定,即应认定为有效。法院对董事会决议中的解聘事由是否属实不应予以审查,因为其对董事会的决议并不构成影响。

  因此,一审法院驳回了李湧的诉讼请求,但李湧不服,又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结果是“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弘毅远方这些年:扩张近乎停滞

  在公募基金梯队中,弘毅远方算是个年轻的公司,其成立于2018年1月。根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弘毅远方管理基金数量为1只,共计4.91亿元;而到了2019年12月31日,其管理产品达到了5只,管理规模扩张到了16.19亿元。

  但是,2020年,也就是发生罢免总经理一事那年,弘毅远方明显滑坡。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并未发行新产品,产品数量依然是5只,但是规模却缩水到了11.43亿元,而与此同时,2020年却是基金火爆的一年,新基金发行规模超过3万亿元,公募市场总规模约20万亿元。

  到了2021年,公司稍有起色,2月8日,成立了一只新基金,募集规模大约在7亿元左右。但对比强烈的是,今年前两月,新基金总募集规模已经超过了7000亿元。

  而曾经的总经理李湧,在银行、信托、证券等各大金融机构都待过,在基金领域上,他做过汇添富基金营销管理部总监、监察稽核部总监,鑫元基金董事、总经理,上银基金副总经理。

  “他在市场渠道的工作经验很丰富,从履历看,公司请他来,可能有扩展规模的打算。”一位沪上公募渠道部人士称,但人事的变动,也许对公司产生了一些影响。(文/许旻)

责任编辑:张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