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冲基金名人“好心办坏事”,慷慨捐赠股票却“损失”330万美元,诉至法院却输了官司

  来源: 资事堂

 

  2018年美股市场大幅波动,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名人关闭了自家机构。

  当年,这位名人的投资生意不仅遭遇波折,还“无意中”蒙受高达330万美元的税收损失。

  这位名人颇有些“好心办坏事”:他与妻子热衷慈善事业,将旗下部分股票资产赠予基金巨头富达打理。

  股票资产刚刚转入相应账户,富达将全部“清仓”······

  做了一场慈善,最终为此财富缩水,对簿公堂历时两年,这位对冲界名人却输掉了官司。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01

  对冲基金名人与富达对簿公堂

  本案的原告马尔科姆·费尔贝恩(Malcolm Fairbairn)是华尔街对冲基金名人。

  上世纪80年代,费尔贝恩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后从事股票分析师,之后转战著名量化巨头Citadel担任投资组合经理,并成为该机构董事总经理。

  1999年,费尔贝恩创立了自己的对冲基金Ascend Capital,以股票多空策略为主。

  2018年市场动荡中,费尔贝恩的对冲基金正式关闭,并向持有人退回资金。当年1月份,资产管理规模20亿美元左右。

  当时,费尔贝恩向持有人披露,受限于行业不利因素、艰难的市场环境和家庭成员健康问题,决定关闭对冲基金,并计划改建为家族办公室。

  费尔贝恩曾携夫人向美国基金巨头富达基金捐赠1亿美元市值股票,为200万股无线充电技术上市公司Energous Corp的股票。

  实际上,费尔贝恩夫妇是这家公司的天使投资人,持股比例占到10%。

  富达基金旗下有一个捐赠基金部门,专门为费尔贝恩夫妇设立了捐赠者顾问基金(Donor-Advised Fund)账户,并由专属的投资经理打理。

  恰恰在费尔贝恩的对冲基金关闭的那一年,这对夫妇对富达捐赠股票的处理产生不满,并诉至法院。

  导火索是2017年12月末,Energous股价一度飙涨39%,富达在三天之内将上述股票卖出。

  费尔贝恩夫妇认为,上述操作不当行为使捐款减少了约960万美元,更使他们蒙受约330万美元的税收损失。

  02

  何为捐赠者顾问基金

  搞清这场纠纷的原委,我们先来了解费尔贝恩夫妇参与这场“投资”的性质。

  富达基金官网有如下描述:捐赠者顾问基金就像一个慈善投资帐户,其唯一目的是支持您关心的慈善组织。当您向富达慈善基金(Fidelity Charitable)之类的捐赠者顾问基金赠予现金、证券或其他资产类别时,您可以享受立即扣税。之后,基金以向任何具有美国税务局认可资格的公共慈善机构捐款。

  简言之,该基金属于帮助捐赠人开设的专属账户,享受税收优惠,可以让捐赠人在善款使用和投资方面长期享有建议权的开放式基金。

  美国财富管理行业,先锋领航(Vanguard)、嘉信理财(Charles Schwab)均运营捐赠者顾问基金。据美国慈善信托机构的数据,2020年捐赠者顾问基金向慈善机构捐出了83亿美元的善款。

  富达官网还指出捐赠者顾问基金的运作方式:

  可以捐赠现金、上市公司股票(包括限售期股票)、共同基金持有份额、非公开交易的资产(例如私人商业权益、加密货币、私募股权、对冲基金权益),捐赠后即可立即扣税。基金捐款是对慈善事业的不可撤销的承诺。

  比如捐赠现金资产,个人所得税的抵免额上限可达调整后总收入的60%。

  再如:捐赠长期增值的证券资产,而不是清算资产和捐赠收益的部分,可以最大程度地提高您的税收优惠。(有资格获得资产全部公允价值的所得税减免,最高可达调整后总收入的30%。只要已持有超过一年的长期增值资产,则免征资本利得税。)

  03

  卖出股票引争议

  根据判决书,2017年之前费尔贝恩夫妇曾向富达捐赠者顾问基金捐赠2000万美元。

  之后,这对夫妇进行“追加”,但问题随之而来。

  2017年12月20日,上市公司Energous出现了催化剂,获得了在空中为电子设备供电的资质。

  12月26日收盘后,这个消息对外披露。盘后交易过程中,该公司股价快速上涨.

  12月27日,这对夫妇与富达的对接人士进行沟通。

  12月28日他们决定将放在摩根士丹利捐赠者顾问基金的70万股股票转移至富达账户,12月29日他们又转入了123万股至富达账户。

  问题开始出现。

  这对夫妇控诉:12月29日下午,富达直接卖出他们前后转入的193万股股票,市值高达5200万美元,可以给他们夫妇2017年减税额达到5200万美元。

  费尔贝恩夫妇指出,富达慈善基金会的雇员曾向他们作出了四次承诺,即该基金的交易量不会超过其捐赠股票每日交易量的10%,并用复杂的方法清算大额股票交易,这样不会引发市场恐慌。作为捐赠者的费尔贝恩夫妇,可以主动要求股价交易价格上限等。

  另一个关键点是,富达当时卖出的价格是22美元/股,但这家上市公司在12月27日之前的交易价格从未超过22美元/股,当年12月股价也未超过23美元/股。

  本案提请诉讼之时(2018年8月),Energous股价跌至5美元/股。

  这对夫妇指出,富达负责对接的人士在2017年12月,在未经其授权的情况下,在一个交易日内的最后2.5个小时卖出所有的捐赠股票,更使用过分复杂的交易策略压低这家公司股票价格,最终使得基金账户缩水960万美元,还令他们夫妇承担了330万美元的税收负担。

  费尔贝恩夫妇更称:富达相关人士诱导他们二人向捐赠者顾问基金捐赠股票。

  04

  法院并未支持

  法院判决,费尔贝恩夫妇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该基金行为失职。比如,基金管理人承诺,其交易量不会超过个股每日交易量的10%,富达相关人士确实做到了这一承诺,但售出的190万股仅占每日交易量的6.7%。

  法官特别指出,这对夫妇试图将每日交易量的10%针对捐赠股票总数而言,而不是个股在全市场的交易量,这个说法缺乏说服力。

  法官还称,富达使用复杂交易手段出售捐赠股票的说法并不合理,交易者使用了使用时间加权平均价格和交易量加权平均价格算法来出售股票。

  此外,也没有证据支持费尔贝恩夫妇所称的,富达曾作出捐赠后第二年之前不会出售票或者由他们夫妇限制交易价格的承诺。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杨红卜